联系我们
你的位置:首页 > 案例展示 > 交通事故

陶某诉公交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

2018/10/9 19:23:37

暂无图片。

详细介绍

  陶某诉公交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

  纠纷案圆满胜诉

  2015年4月21日19时45分左右,石某驾驶皖A3***2号大型普通客车在合肥市瑶海区某路段行驶,由于石某疏于观察,该车辆前部左侧碰撞到在此步行的陶某,致陶某受伤。经交警部门查明,石某驾驶的皖A3***2号大型普通客车车辆所有人为某公交公司,并认定石某负此次事故全部责任,陶某无责任。后公交公司不服该事故认定,向交警部门提出复核申请,经交警部门调查,由于事故发生时陶某的步行状态无法查清,故此事故成因无法查清,即无法划分本起事故责任,并撤销了此前所作的责任认定。

  事故发生后,陶某因受伤严重多次辗转就医治疗,前后住院共793天,造成了其身心极大的伤害。2017年6月22日,安徽新莱蒂克司法鉴定中心出具鉴定报告:陶某所受伤害为一处四级伤残、一处七级伤残。

  陶某受伤后,公交公司的态度是积极的,支付了大额的医疗费用以及部分护理费用,但由于陶某家属与公交公司之间对于事故责任及赔偿金额有着较大的争议,故关于本起事故的赔偿事宜一直没有妥善解决。2017年11月1日,周成律师正式接受陶某的委托,向合肥市瑶海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本案庭审中,我方作为原告,主张陶某对于本起交通事故不应承担责任,而应由事故车辆驾驶人石某负事故全部责任。公交公司对此提出了不同的意见,其认为陶某在本次事故中,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理由为:从陶某受伤的部位和公交车发生碰撞的部位来看,陶某在事故发生的瞬间应处于公交车的左侧,即马路中间。对此,双方争议很大。

  为了争取合议庭对我方观点的认可,我方提出了以下主张及理由:

  一、石某对事故发生负有全部责任。

  首先,交警部门已查清案涉交通事故事发道路属在建道路,没有经过验收及交付使用,只是该路段已放开路障,但由于该路线不是经政府部门批准的公交路线,公交车是不能在未经批准规划的路线行驶的,而石某驾驶公交车进入该路段是引起本起交通事故的主要原因;

  其次,事发道路为三车道,正常驾驶是完全可以避免事故发生的,而石某疏忽大意、失于观察导致了本次事故的发生,石某疏于观察这一客观事实已得到交警部门的认定。

  二、陶某对事故发生没有责任。

  因事发道路未验收,旁边非机动车道均堆满泥土,陶某行经该路段靠右行走,并无过错。公交公司以撞击点在车辆左前侧为由,称事故发生在道路中央的说法没有事实依据,只是一种推测。因此,公交公司并无任何证据证明陶某存有过错。

  三、相关法律依据。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十八条规定:无《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或者事故责任认定不当,保险公司要求按被保险人无事故责任赔偿的,除有充分证据证明机动车一方确无事故责任外,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交强险赔偿不足部分,当事人按照以下原则承担责任:

  (二)机动车与行人、非机动车之间发生的道路交通事故,机动车方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方能够举证证明行人、非机动车驾驶人对事故发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其相应的赔偿责任。

  《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三十条规定:道路交通事故致人损害,难以认定各方交通事故责任的,按照以下情形确定赔偿责任:(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道路交通事故的,由机动车方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鉴于交警部门对于本案所涉交通事故成因无法查清,公交公司也无充分证据证明陶某有过错的情况下,我方通过当庭陈述并在庭后以书面形式向合议庭陈述上述理由并引用相应的法律依据,反驳公交公司关于陶某有过错的观点,事实及法律依据充分,说理清晰。

  2018年7月30日,人民法院依法作出民事判决,支持了我方关于陶某无过错,石某承担此事故全部责任的观点。由于石某驾驶车辆是执行职务,因此赔偿责任应由公交公司承担。最终,人民法院判决除保险公司支付120000元外,公交公司赔偿陶某164万余元。

  判决后,各方皆服判息讼。

更多图片
暂无相关信息.